天下光姓是一家,阳信光氏就在光家村

侯玉杰

阳信县光氏主要聚居村庄是光家村,位于阳信县城西部偏北,距离县城20里。该村又分成两个村,分别称前光、后光,也称大光、小光,统称光家。光家最知名的人物是明朝的光懋,进士出身,《明史》有传,民国版《阳信县志》载:“光懋墓在城西二十里褚家庄北,御赐祭田四十亩。”阳信县城有为光懋立的牌坊,名“都谏坊”。

笔者反复阅读阳信县《光氏族谱》,辅助以民国版《阳信县志》,力求用现代方式重新整理材料,叙述光氏的发展演变、壮大辉煌的历史,数次努力无果。回到原点,仍是《光氏族谱》的原序叙述最简洁、清晰。

《光氏族谱》仅有一部祖祖辈辈传抄的手抄本,合计四卷。最早的序言写于明朝崇祯年间,最晚的序言写于民国三十年,即1941年,中经数次重修。抄录光氏族谱收录的明朝崇祯七年、光氏十世孙光文献重录的族谱原序如下。需要特别说明的是,光氏第一个举人名称是光祖,所以,文中有“祖祖”,是正确的。

盖闻,光氏之先也,世为山西太原府平定州乐平县人。洪武初年,始祖讳士忠,业精医术,时值山西大乱,走隐山东,年甫二十岁,凡遇士夫,每重厥医,爱其质朴,常留月余,至阳信始家焉。

有外祖张公,见始祖医道大行,质美年少,以爱女妻之,生子三人。次致德,配王氏,生子宏,为国朝监生,任南城兵马司指挥。次子景诏,授知县,寿至九十七岁,生子五人。四讳金,字明时,应成化十九年癸卯科举人,题名时,大巡重其学行,易名祖,字克孝,勤学能文,为士林宗式,后任山西五台、直隶河间、陕西米脂三邑知县,居官廉能,历任十三年,久远而不陟不富者。第时,逆瑾专政,凡廉能刚正者,置于下位。是故,祖祖竟于三任,惟居易俟命,略无愠色。后至告归,囊无余积,乐饮林泉。生子五人,长刚,四变之,五萃之。五讳宝诏,封知县,生子二人,次泽应,正德十一年丙子科举人,任直隶桃源、山西临县二邑知县。

六世长祖刚曾随祖祖在任数载,因祖祖清廉,毫无所取,告归之日,囊橐如洗。六世五祖萃之疑刚祖偏有所得,辄起争端,因此不合。刚祖遂迁居章丘而避之,即章丘本支之始祖也,系儒医。生子二人,长荣,宣府经历;次华,府庠生。四祖变之,诏封推官,配曾氏,封孺人,生子三,长懋,字子美,号吾山,应嘉靖三十四年乙卯科举人,乡试十五名,中乙丑科进士,会试五十二名,廷试三甲二十四名,户部观政,直隶真定府推官,历兵、户、吏三科都给事中,升河南左参政,卒于官。配田氏,封淑人,生子一人,讳斗南,拔贡生。

七世长祖荣,系府庠生,后弃学作吏故,迁于历城焉,即历城之始祖也。吏部通官至宣府经历,生子三人,长庇王府典膳,生子二人。次庐,应万历元年癸酉科五十一名,任河南太康知县,生子二,俱生员。三廷亦王府典膳,生子一人,府庠生,生子四,长荫,系邑掾,生子二,长映奎,邑掾。

八世二祖庠,任沂州卫仓官,生子四,长映璧,系邑掾,是为显考,次映龙,庠生,三映台,庠生,四映鼎。

九世长支映璧,生子五人,长文献,次文英,三文翰,四文玺,五文林。十世孙文献,字瑞图,生子霞。

自我祖祖至此,子孙绳绳,较之别派颇盛茂且繁衍,皆赖我祖祖居官廉正,多种阴德之所致也。

五世祖宝,生泽,泽生惟,迁于直隶桐城居焉。生煦,煦生自让,自让生时亨,生于万历乙巳年九月初三日,字羽圣,号含万,应天启四年甲子科举人九名,中崇祯七年甲戌科进士九十九名,通政司观政,配童氏,生子三人,长廷瑞,次廷瑛,三廷球。

盖我始祖一人,自国初来居山东,迄今二百六十余年,而宗派繁衍若是,暨山西原祖,历代相传,又不知几多分派也。山之东西并桐城,虽为三派,而光姓实本于一。历考海内,并百家姓书,再无光姓者。盖天下惟吾族一光姓焉。

文献为十世宗子元孙,承先世派脉,诚恐后世淹没,有考无稽,故沐手斋戒,肃将祖先名字逐一稽考,接七世祖荣原谱,重录于左,以俟后之名嗣者。

时,大明崇祯七年岁在甲戌仲秋之吉,十世宗子、元孙文献重录。

光氏家族科举情况以及担任实职正七品以上主要官员

阳信光氏家族列阳信籍有1名进士,有3名举人,另外有1名武举,均在明朝。因为光姓迁居外地人员较多,其家族收录了部分人物在家谱中,故一并统计如下:

1、光宏,光家三世孙,永乐年间贡生,曾任南京兵马指挥司指挥。

2、光祖,光家五世孙,成化十九年(1483年)举人,曾任山西五台县知县。

3、光泽,光家六世孙,正德十一年(1516年)举人,曾任山西临县知县。

4、光懋,光家七世孙,嘉靖三十四年举人,四十四年(1565年)进士,曾任河南左参政。

5、光庐,光家八世孙,万历元年(1573年)举人,光祖的曾孙,曾任河南太康县知县。

6、光斗南,光家八世孙,万历年间贡生,曾任顺天府衡水县知县(未到任而去世)。

7、光斗汉,光家八世孙,万历年间武举。

8、光时亨,光家十世孙,天启四年举人,崇祯七年(1634年)进士,曾任兵科都给事中。

9、光文谟,光家十世孙,万历七年(1579年)举人。

10、光伯起,光家十世孙,曾任浙江於潜县知县。

11、光廷锡,光家十一世孙,武举。

12、光成采,光家十三世孙,雍正二年(1724年)进士。

13、光裕,光家十四世孙,乾隆十八年(1753年)举人。

14、光掞,光家十四世孙,湖南酃县知县。

15、光立声,光家十五世孙,乾隆三十九年(1774年)举人。

16、光环,光家十五世孙,乾隆四十八年(1783年)举人,曾任湖南湘乡县知县。

17、光谦,光家十六世孙,嘉庆十八年(1813年)举人。

18、光聪谐,光家十七世孙,嘉庆十四年(1809年)进士。

光氏家族家训十则

阳信光氏有家训,收录在族谱中。总共十则,分为“五法”即五条当遵守的,“五戒”,即五条当诫勉的。其中,家训总结的光家进入清朝后衰败的原因是子弟读书不求上进,甚至认为读书是浪费钱财的事情。光氏家族家庙的对联是:“家有素风惟孝友,世贻清泽在读书”。两相对比,对今人大有裨益。原文抄录如下:

重亲亲

人自有生以来,由父母,而下则有兄弟妻子。兄弟妻子而外,则有宗族。其间,流派既分,未尝不各人一个父母。而水源木本其初,都是一个父母。任他做出掀天揭地事业,若不睦族,到底是个寡恩的人。所以,古来有好朝廷,唐尧必先亲睦九族,然后,才去平章百姓,协和万邦。嗣后,凡我族人,第一谈睦族,不失一家的和气,至于鳏寡孤独,大家都要周全赒恤他,方显出同姓恩谊。所以,家训教人亲亲,专重在睦族一条。至于自己的父母兄弟,乃是推恩之本,当亲当爱,更不消说的。

重丧祭

人家大事,惟丧亡是最重的。我有一家亲戚或是一个朋友若有丧事,我不去吊问赙助他,心中便觉羞愧。至于同姓,反置之膜外,绝不相关,如此忍心害理,还说甚么亲戚,还说甚么朋友?嗣后,凡我同姓有丧,必然吊问,至于殡日,无论赙仪有无,俱要素服送丧,离灵柩不远,序立两边。至于祭祀,尤追远报本的大事。凡遇佳节,或在家庙中祭奠,或在坟墓上祭奠,各当尽追远报本的道理。至于元日,须要阖族结社,致祭祖茔,才是古人事死如事生,事亡如事存的意思,族间亦借此有些和气。

重庆贺

古来冠婚喜事必先告宗族,无非重同姓的意思。如今族间有一件喜事,亲友都来庆贺,同姓者反不往贺,这便失了一家休戚相关的道理。如有冠婚必告这个礼,猝不能行。若有喜事,亦谈阖族传谕,大家拜贺一番,才是古人重同姓的意思。

重读书

古来惟读书一事,最为光前裕后的人家看得。这读书极淡说道。读书是费钱的事,总是读那两句之乎者也,究竟来不成个气象,枉费了钱,还弄的拈不得轻,掇不得重的,不如早教他寻条生路,道是便宜。只因看得眼前,不见得后日,总有聪明子弟便却废弃了,再无出头日子,可为叹恨。诗书不负人,古人这句话,说的极好。你看世上显亲扬名封妻荫子,那个不从读书得来。若是农工商贾,这是梦想不到的去处,其中,就有好的,不过财富而止。我族自明朝洪武以至崇祯,科甲泮水辈不乏人,为阳信族也,算大,得读书济了。及至清朝,读书的渐少,虽秀才未断,而中会无人,已大有愧于祖宗。嗣后,凡有子弟者,但读的书,便谈努力请先生教训他,倘得中会光耀族党,继续先人,岂不是好事。就不得中会,既读过书也,毕竟知些道理,不肯做出玷辱祖宗的事来。

重农桑

古人于读书之外最重农桑,所以,士农必列四民之首。今人不务本业,游手好闲的人,反以农桑为村庄家。不知庄家原为本富,岂是村的,任他绅衿士夫,都废不了这事。就是朝廷玉食万方,天子亦必亲耕,皇后亦必亲蚕。况我百姓,岂可舍却本富,一味赌博宿娼饮酒游戏,致使档先人之产,失身家之依,而大辱门风乎。凡我族人,各宜留心农桑,所得物利,可以祀先,可以养老,可以宴宾,可以保全身家,可以洽比族党,方不负祖、父以来为子孙奠立基业一片苦心。

戒嘲戏

嘲戏之风,乃俗尚浇薄,好争口舌者之所为,即加之乡党朋友尚且不可,况施之同姓乎。今使一家之中父嘲其子,兄嘲其弟,祖与孙相戏,叔与侄相谑。岂复成个体统?岂复有个人伦?祖宗虽远,犹是兄弟也,犹是叔侄也,犹是祖孙也。尊卑上下不改其名,而独以嘲戏相加,将人生之大伦尽灭,一家之体统全乖,不几贻笑异姓乎!吾族今日幸不犯此,但恐迁延日久,亦有此风,故预为戒焉。

戒侮辱

从来尊卑有等,长幼有序,这是天地间万事不改的大道理。今人好言脱略,卑幼者见了尊长慢不为礼,有时乘坚策肥过尊长之前,如悠悠路人一般,绝不觉其为非,由是,侮慢成风,渐且凌辱。一有不如意的事,便恶口相毒,百般辱骂,把同姓之爱一概抹却,这等侮辱岂不伤了一家的伦常。吾族人要当以为戒。

戒淫恶

人间恶事,淫为第一。古来男女有别,原是防此。今人贪淫,丢了自己妻子,偏是看上人家的妇女,甚且淫心不止,就是同姓也是要贪得,此乃禽兽肺肠。聚麀行径,岂不辱没了祖宗父母,败坏了一家体面。告我族人,重为戒之可也。

戒酗酒

酒以合欢,古人以此为重。酒以败德,古人亦以为戒。所以,无故群饮,先王必罚之。今人沉湎于酒,一醉日富,颠狂叫号,竟像古今来第一个顶天立地的汉子,及其行事,不过酒胆如天备赖无状而已。乃殴辱宗族,毁骂祖先,丧德败行,莫此为甚。我族当重戒之。维何曰,惟酒无量不及乱,虽是大圣人绝顶学问,亦可作吾族人绝妙的酒令。

戒偷盗

人谓盗贼起于饥寒。这一句说差了。不知寒饥,死虽死犹生。若是做贼,就一是苟免,虽生犹死。何况这等人,再没有不死的。同是一个死,与其死于盗贼,何如死于饥寒,况饥寒未必即死乎?吾族戒之。再不可干这件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