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48年毛泽东城南庄脱险记

本文摘自

《作家文摘·合订本》2017年第8期

本期要目见文尾

1948年毛泽东城南庄脱险记

毛泽东

1947年,蒋介石向陕甘宁边区的“重点进攻”,毛泽东决定主动撤离延安,转战陕北。形势好转后,毛泽东和周恩来等一行东渡黄河,翻越长城,于1948年4月12日抵达河北省阜平县西下关,4月13日来到在阜平县城南20公里的城南庄。

5月18日,毛泽东在城南庄的住处突遭敌机轰炸。当晚,毛泽东转移到离城南庄10多公里的花山村。在城南庄谁救了毛泽东,说法不一。有的说是聂荣臻,有的说是警卫人员,有的说是陈伯达。笔者曾多次采访聂荣臻的秘书范济生、张桂文(曾任晋察冀军区司令部作战科科长),并专门赴城南庄实地查询拜访。

聂荣臻的回忆

笔者手中有一份聂荣臻为撰写回忆录而留下的谈话录音收拾整顿稿,时间是1981年4月11日上午,地点在北京景山东街聂荣臻住地。在座者有聂荣臻,聂荣臻夫人张瑞华,聂荣臻元帅传记组组长、北京军区政治部顾问魏巍,空军副参谋长张桂文,聂荣臻的秘书周均伦等。

据聂荣臻回忆:主席是4月份到晋察冀来的。主席很疲劳,从重庆回来身体不好,又在陕北拖了一阵,精神倒不错。他在城南庄住了一个时期。

1948年毛泽东城南庄脱险记

城南庄晋察冀军区司令部旧址

办公的那一间比较大一点的给了他(毛泽东)……那时我们是集中住的。我有个习惯,我到哪一个地方,都要筑掩蔽部(防空洞)。入手下手我听到敌机的声音,大家都在战场上搞惯了。一样平常飞机过境一听就知道,但是要来轰炸,声音不一样。我说主席,敌人要来轰炸。主席说,没关系,没有什么。我说,我住的地方经常同敌人保持一天的路程,只有一天的路,主席已经住了一个时期,敌人会知道的。他入手下手不愿走……我说非出来不可,这个事情我要负责任。我和赵尔陆(时任晋察冀军区参谋长)同志两个用担架把他抬起来。带一种强迫性质,你给他讲,他也不接受。

那天城南庄还正赶集,我们住的地方离城南庄不到一里路,集中住在那个小院子里。扔了几个炸弹,敌人飞机走了。主席还住了几天。后头,罗瑞卿来,粟裕来,都是在轰炸以后来的。我们被轰炸过好几次。西柏坡没炸过,大概西柏坡它不知道。

那个家伙(刘从文)被王扶的一个敌特收买了。他是采买,经常往外跑。他有毒药,想毒害我,几次都不敢下手。主席来的时候,我们专门派了人为他服务,给他做饭,其他的人不进去。后来查清这个问题,就很清楚了。

解放大同、保定之后,就把这个案子揭穿了。经过法院审问(判),枪毙了。

张桂文证实了聂荣臻的说法。张桂文回忆:毛主席来的消息是严格保密的,我当时担任作战科科长,我都不知道。只是注意到前两天,警卫班打扫聂老总的房间。这些与众不同的情况,引起我们人多口杂的猜测,有的说中央局要在这里开会,有的说可能大区首长要来,也有的猜毛主席要来。毛主席来的那天是个傍晚,我注意到跟随毛主席来的人不多,除江青,只有少数警卫人员。江青给我的第一印象是她什么都想管,什么都知道……

毛主席在城南庄住下半个多月后的一天清晨,从东面飞来了两架敌机。敌机的目标很明确,回旋扭转一圈就冲着毛主席住的院子飞来。毛主席的工作习惯是夜以继日,这时候正是他睡觉的时间。这可把聂老总急坏了。他立即冲到毛主席住的房间,请毛主席到防空洞去。可是毛主席好像没事一样,不愿走。这时候聂老总、参谋长赵尔陆、聂老总秘书范济生都到了毛主席屋里,聂老总催着把毛主席抬走。一群人连抬带推,刚走出院子的后门,炸弹就下来了。

毛泽东好奇地观察哑弹

聂荣臻的老秘书范济生详细给笔者讲过聂荣臻在城南庄救毛泽东的过程:

毛主席来城南庄,聂老总最担心的就是他的安全,里里外外想得特别很是周到。5月18日一大早,聂老总像往常一样起床,散了一会儿步,然后坐到小饭桌前吃早饭。这时候我听到敌机的声音,连忙报告聂老总,敌机在城南庄以北的沙河一带活动。聂老总接到我的报告,立即推开碗到屋外观察。是一架野马式战斗机,正在回旋扭转,看样子是侦察机。聂荣臻叫我去找担架,而他立即跑进毛主席的房间。

1948年毛泽东城南庄脱险记

资料图:毛泽东在西柏坡住所

因为院子里没有担架,我把聂老总用的折叠行军床拿来了。这时候后面又来了一架B-25型轰炸机。参谋长赵尔陆和毛主席的警卫员也都来了,聂老总急得连声说:“主席,你必须立刻离开这里,我要对你的安全负责!”可是毛主席还是不想动,我看到聂老总冲赵参谋长使了一个眼色,不由分说连拉带拽,把毛主席扶上行军床,抬起来就走。后来,这张抬过毛主席的行军床聂老总让我保管。我多次搬家,一直舍不得丢掉。50多年后,我把它捐赠给了晋察冀军区革命纪念馆。

敌机一共投下四枚炸弹,有一枚炸弹在毛主席住房外面爆炸,把窗户的玻璃都炸碎了,屋里的一篮鸡蛋和两个暖水瓶都炸烂了。在院子门口的一枚炸弹没有爆炸。毛主席饭后散步,见到这枚哑弹,好奇地蹲在旁边观察。聂老总已经命令工兵来拆走哑弹,工兵还没有来,哑弹随时都有可能爆炸。聂老总疾步跑到毛主席跟前,还是不由分说,拉起毛主席就走,一边走一边说:“不克不及在这里看!”我从未见聂老总急成那个样子。聂老总拽得快,毛主席也没有争辩,很顺从地离开了哑弹。把毛主席送回房间,聂老总马上叫我再催工兵快点来。哑弹拆走后,聂老总才放了心。

这次敌机轰炸在聂老总心中一直是个事,为何单单炸到毛主席的房间了呢?而且毛主席离开城南庄两天后,敌机又来轰炸了。保卫部门就更加紧张,但始终没有查出问题。直到解放大同,从敌伪档案中才搞清司令部小伙房的司务长刘从文等人是内奸,法院经过公审把他们枪毙了。

1986年,毛泽东的原警卫排排长阎长林写了一本回忆录《在大决战的日子里——毛泽东生活实录》,也证实了这一细节。

陈伯达为什么坚持说他救了毛泽东

中央文献出版社出版的《周恩来传1898-1976》提到去城南庄:“毛泽东、周恩来、任弼时各自乘坐一辆中吉普,陆定一、胡乔木、师哲坐小吉普……”陆定一是中央宣传部部长,胡乔木是中央宣传部副部长,都提到了,为何没有提同样是中央宣传部副部长的陈伯达?笔者查了一下,涉及城南庄这一段的回忆,都没有提及陈伯达。陈伯达来城南庄了吗?为何陈伯达坚持说他救了毛泽东呢?

1948年毛泽东城南庄脱险记

在聂荣臻的录音收拾整顿稿中,他明确透露表现,城南庄被炸时陈伯达不在现场。笔者分析聂荣臻说陈伯达不在有三个可能:陈伯达没有来城南庄;陈伯达随毛泽东来城南庄了,敌机轰炸时他不在现场;陈伯达在现场,聂荣臻没有看见。

陈伯达儿子陈晓农编纂的《陈伯达最后口述回忆》一书中描述,陈伯达说,“在阜日常平凡,我没有与毛主席住一起,是分隔隔离分散住的。5月中旬的一天,国民党飞机突然飞临阜平上空。那天早上我听到飞机声响,觉得情况不合错误,赶紧往主席住的地方跑。半路上遇到江青,她正丢魂失魄找地方躲避飞机。我问她:‘主席在哪里?’她说:‘还在屋里,我劝不动他。’我赶紧跑到主席屋里,见他正在犹豫,我说:‘飞机就在头顶上,要赶快走!’他听我一说,就和警卫员一起出了屋子。我站在院中未动,看着他们走。主席绕过一道墙,听警卫员说我还未走,就喊我:‘你还不走哇!’我为了转移飞机的注意力,没有动,只是喊:‘主席快走!’看到他们走到安全地方,我赶紧跑出院外,飞机已经入手下手向下俯冲了。我马上在一个低洼的地方卧倒,炸弹噼噼啪啪落下来了,正好落在院子当中爆炸了。屋子的玻璃全被弹片击碎了。如果晚走一步是很危险的”。

1983年10月,陈伯达在解放军262医院住院治疗期间,北京市公安局曾奉上级指示,派萧健、杨士杰二人向陈伯达作过详细了解。1988年10月17日,公安部门在朝阳医院病房里举行了陈伯达刑满释放仪式。陈伯达在释放仪式上,再次述及他在阜平救护毛泽东的经过。整个仪式由公安部门作了录影。陈伯达说,“这件事我本来从来没对人说起过”,“救毛主席的事,我是在毛主席在的时候讲的,因为毛主席心里是清楚的。毛主席不在了,我就不讲了。后来公安部门几回再三问,才讲的”。“1971年逮捕我,在监狱门口我不愿进去,曾大声喊过:‘我救过毛主席!’入手下手关我的条件很差,几天后,大概我说的那句话传上去了,把我转移到一个三层楼上,生活很优待。”

陈伯达说的是事实吗?首先,陈伯达也强调了当时毛泽东不想走,这一点和聂荣臻、阎长林是一致的。聂荣臻劝毛泽东离开,陈伯达劝毛泽东离开,阎长林劝毛泽东离开,其实不矛盾。第二,陈伯达叙述在半路碰到先跑出来的江青,这点也与众人回忆相符。虽然聂荣臻明确说陈伯达不在城南庄,但笔者认为,陈伯达的叙述也不无道理。综上所述,城南庄救毛泽东的,不是一小我私家,聂荣臻救了,陈伯达救了,毛泽东身边警卫人员都参与救了,是集体的功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