邹平成家:滨州地区少见的以著述见长的文化世家(上)

侯玉杰

齐鲁腹地,泰岱副岳长白山北麓,黄河三角洲南端的邹平大地,明清以来,成氏家族以誉称“修志世家”著述丰赡声名远播

明朝初年,衣衫褴褛、步履蹒跚的移民大军,肩挑手提,拖家带口,从河北枣强奔向各个朝廷指定的居住点。其中,有位叫成世才的,落户邹平城里,以农耕为生。落户之初,成家不仅生活艰难,传承也艰难,到了第四代,实际上仍是独门独户。第五代时,成家男孩增多,家族开始兴旺。第七代时,隆庆元年(1567年),成己考取举人,官至山西固原州知州,他的三个儿子成景运、成嘉运、成升运,均读书有成,获得功名,步入仕途,成家从此进入名门行列。

(民国《邹平县志》收录了众多成家子弟的传记)

进入清朝,成家再上一层楼。顺治六年(1649年),成晋征考取进士,任太原府同知;顺治十五年(1658年),成瑞石考取进士,任广西贵县知县;乾隆二十八年(1763年),成兆丰会试中贡士,因母亲去世,未参加殿试,乾隆三十四年(1769年),补殿试,中进士,任高堂州学正。合计成家有3名进士,7名举人。

成氏家族以著述见长,尤其是以主修地方志闻名。成芸等人均有诗作,其《春雁》云:“春雁来潇湘,迢迢隔千里。晓日鸣浅沙,芳草生沼沚。岂不怀稻粱,所恋惟桑梓。东风共逐一行飞,逝子不知春雁归。”除去大量的诗集、文集外,成家的代表作有成晋征编写的《邹平景物志》和《邹平艺文志》,成瓘主修的道光《邹平县志》和道光《济南府志》,成瓘撰写的《篛园日札》等。成家知名人物如下:

成己

民国《邹平县志》有成己人物传:

“成己,字尔仁,号静山,年十七,补县学生,中隆庆丁卯(1567年)科乡试,万历二十年(1592年),选雄县知县。县有大珰,素暴横,己不为怵,具酌宴,己亦赴饮。已而,其子弟犯法,收其尤猾者十数人,痛惩之,珰无如之何也。己为政,有醉而鬨者,系狱中,俟其醒,笞三十。有博者,予一拶。有盗贼,痛惩之,仍责令擒它贼以自代。故三者皆息焉。无事辄坐外廨,使吏呼于外曰:有事者白。或坐终日,无应者。又尝置缿甬于衢,署曰:令苦不自知,所行有不可者,许人投匿名帖子于中,攻令过,令知而改之,令之幸也。三日后,对众开之,亦无片纸。雄有猾吏,己欲除之,大惧而逃。会上官及大帅以文书下属县,博询九边事宜,及将吏能否,吏请貰罪,愿痛改前失,且效驱驰,许之。其人东走蓟辽,西历宣府、大同、雁门、宁夏,抵固原,详疏所见闻,月余返报,己厚赏吏,据所疏上闻,得首荐。任中凡得首荐三,列荐四,部议行取京职,访单已下,部吏用事者,使谓曰:予我四金,可得谏垣。己曰:我岂以货自污,况谏垣执法官,可先骩法以求之乎?终不应,行取事竟寝,仅升固原州知州。抵任后,即立行条鞭法,民以为便。三月,坐雄县事,削二级归。初,己之将去雄也,有淄川人赴都,而遭胠箧者,至雄然后觉,属已缉之。己曰:雄无盗贼五年,于兹远近所共知也。君失赀,在它境,雄人不能任咎。其人又以淄之官御史者书来。己忿其挟势相轧,益不应。御史怒摭雄事文,致之降州判,后当补选。己曰:昔为姑,今能为妇乎?戚友共促之,行三十里,幡然曰:若命有官禄,留贻儿孙矣。竟返。殁。祀乡贤祠。”

张延登撰有《乡贤成君传》,民国《邹平县志》有收录,文中,张延登给予成己极高的评价。成己是其家族开拓性的人物,成家“单弱之族,一朝光显。”成己的三个儿子成景运、成嘉运、成升运,均有功名。天启丁卯(1627年),同胞兄弟三人同时出仕为官,一时传为佳话。

成景运、成嘉运、成升运

民国《邹平县志》有成己的三个儿子成景运、成嘉运、成升运人物传,分别是:

“成景运,字溟南,己长子也,岁贡生,选绛州判官,遇裁缺,檄署亳州,督捕厅下,令逐流娼,娼醵金求免。景运曰:为澄汰地方计耳,官即小,何至受若辈金。逐之益力。子澹石,天启甲子(1624年)副榜,选邱县校官,改应天府学训导。”

成景运次子瑞石,进士,曾任广西贵县知县。

“成嘉运,字参寥,万历癸卯(1603年)副榜,选高邮州同知。城枕运河,一日,水大至,将入城。城内外惶惶,哭声鼎沸。嘉运曰:徒号泣,无济也。自褫长衣,急率士民筑堤捍水,城得无虞。州人德之,名曰:成公堤。堤上作生祠,寄爱焉。未及,归隐鲁泉别墅。张忠定公延登题曰:环山隐。乡官孙栻携其外孙新城王士祯,方十余岁,过之。嘉运熟视,曰:善自爱,是将至八座。然非本朝人也。嘉运子象台,字丹霞,以岁贡官高密训导。”

“成升运,字宝月,贡生,万历乙卯(1615年),岁大祲,饬各路劝赈,升运竭力蠲恤,邀上官惠隆一世之奖。其饥死者,又使人瘗之。以是,枯骨无暴弃。仕两淮盐运司判官。综理以纾国计,东台十场以慈父颂焉。会梁垛盗起,升运用智擒其渠魁,余皆宵遁。秩满去官,家居三十年,一以忠厚退让为本,日惟读书,教稼,纠群从子孙严课之,卒年八十二。临卒书忍字、俭字,示儿孙。曰:守此两字,一生受用不尽也。祀两淮名宦祠。”

成升运有四个成年儿子,长子和征,贡生,观城县训导;次子端征,崇祯壬午(1642年)清兵攻打邹平城时,参与军民守城而殉难;四子晋征,进士,曾任山西太原县同知。

成和征

民国《邹平县志》有成和征人物传:

“成和征,升运嗣子也。年十四补县学生,随父任两淮盐运分司署,与吴雨来、顾麟士游,督学汪公渐盘亟赏其文,拔置第一。自是,屡试冠诸生,而棘闱卒不售。兄弟析居,让肥就瘠,曰:吾得容膝足矣!康熙十五年(1676年),以岁贡出官观城训导,端士习,严课训,怜才乐施,每倾囊周之。庠舍不能容,或作室以居学子。好谈忠孝,劝善奖贤,以成就人才为急。聊城少宰邓钟岳为题小照云:浴日奇才,惊涛壮志。腹笥便便,艺林赤帜。沦落数奇,李广猿臂,赤鸟元冠,雅人深致。倚石徜徉,岸然自异。想见当年,碎唾壶袖中,剩有铁如意。康熙五十八年(1719年),祀观城名宦祠。”

成晋征

民国《邹平县志》有成晋征人物传:

“成晋征,升运子也。顺治戊子(1648年)、己丑(1649年)联捷成进士,授浙江衢州府西安县知县。县境寥廓通八闽。邻封不靖,军兴旁午。奔命之暇,履行朝京门外,因水面大阔,联三十六船为浮桥,中间架高桥以通舟楫,行人便之。立柯岩社学,勤加考课,以时接见诸生,怡然曰:此亦是文章报国。常对士人不韵于常对胥吏伍伯乎。辛卯(1651年)乡试,充分校官,得士七人,多有为大官,擅文名者。所立柯岩社中,亦一人获隽,由是,社学益盛,接踵起者四人焉。庚子(1660年),大兵讨闽,养马于衢,百姓惊逃,市为之罢。晋征请于大帅,禁兵士勿私入城市,自持令箭为之巡逻,民得安堵。旗例,养马必满十日,凡大帅饔飧,及马谷草铡槽之属,积如连冈,每夜纠船,白日运营,终事无阙。岁饥,请于上官,买嘉湖米千余石,赈救之。浙中无赖子翁大、柴四,因闽乱啸聚为盗。晋征曰:乌合之众,易与耳。与营弁计,以土人为导,乘夜往抵山下,天犹未明,以鼓震之,众惊逃,擒翁、柴二魁以归。县通闽广吴会,皆需纤夫,差多民少,官私交困。晋征额设夫银以时和雇,待纤者云集,又因衢属自明季额设白粮八万石,岁解金陵,乞大宪题请石折银八钱,岁省地方烦费十余万两,官民之累释焉。在任五年,升山西太原府管粮同知,驻宁武关。关在明为重镇,设七路兵,岁支饷银二十四万米称是,今撤兵十分之八,虽设厅员,无管粮之任矣。兵后户口荒残,极意抚绥,为兴学校。会以事忤总督,坐以非罪,罢归,优游林下四十年。卒年八十。”

成瑞石

民国《邹平县志》有成瑞石人物传:

“成瑞石,景运子也。顺治辛卯(1651年)举人,戊戌(1658年)进士,甲辰年(1664年)选广西浔州府贵县知县,单骑之任,县多山,狼瑶错处,户口彫残。殚心抚字,始获少苏。民有逋粮三千余石。瑞石力求上官,题请概与豁除,得允文到县,阖境欢呼。乙巳年(1665年),邪教不逞,九怀之地,仓卒变起,瑞石誓众入山,擒渠魁韦泰四人,余皆降。总督欲尽诛降人。瑞石以死争,得免。总督犹怒,则尽没瑞石功,仍削十级。会金大中丞来,廉得其实,遽解所衣貂裘被瑞石,体曰:昭雪有日,吾且以旌贤能。顾诸有司曰:为民父母不当如是邪?事定,一意抚绥,培民风,作士气。期月之间,骎骎上理。旋得疾,闻太守孙公殂,欲往哭之,人力沮,不为止,至太守署,一恸亦绝。”

成芸

民国《邹平县志》有成芸人物传:

“成芸,和征季孙也。中康熙乙卯科(1675年)第五名举人。醇谨雅饬,读书肃然山下,宏通淹贯,考授内阁中书,仕聊城县教谕,升登州府教授,著书十余种,皆蝇头细字,手自为书。性至孝,母吕夫人早殇,芸读《刘氏鸿书》载,杨宣懿母及董隆山夫人事,凡三读,亦三度流涕,抄之,盖于母有终身慕也。先是,封赠定例,八九品止封本身,不及妻,故貤封不及母。教官不入流品,亦无封例。雍正三年(1725年)七月,吏部尚书朱轼奏请,八九品皆准貤封父母。教官课士,体统在州同县丞之上,教授宜援知县例,封文林郎,封一代,学正、教谕修职郎,训导登仕郎,皆准貤封父母,从之。旷典初开,芸首遇之,乃喜曰:人子一日之情,庶获少伸也。所著诗词,同年赵相国国麟为之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