跟着诗词游泰山——秦碑?汉碑?泰山无字碑疑云

最泰安全媒体记者 刘小东

观无字碑一绝

明·张栓

莽荡天风万里吹,玉函金检至今疑。

袖携五色如椽笔,来补秦王无字碑。

在泰山极顶玉皇庙门前,矗立着一座石碑,碑顶上有石覆盖,形制古朴浑厚。奇怪的是,碑上没有一个字,因而被人称为泰山无字碑。关于泰山无字碑,有人说是石阙,也有人说是石表。而无字碑立于何时,何人所立,历来众说纷纭。

登泰山观日出未遂

郭沫若

夙兴观日出,星月在中天。

飞雾岭头急,稠云海上旋。

晨曦光晦若,东壁石巍然。

摩抚碑无字,回思汉武年。

泰山无字碑高约6米,宽1.2米,厚0.9米,由石柱、顶盖石和顶柱石三部分组成。无字碑东西两侧分别立有两块诗碑,东侧碑文为明万历年间张栓所写的《观无字碑一绝》,西侧碑文为郭沫若1961年所写《登泰山观日出未遂》诗。两首诗都写无字碑,但对于无字碑的来历有不同的说法,张栓认为是“秦王无字碑”,郭沫若则说“摩抚碑无字,回思汉武年”,认为石碑是是汉武帝所立。

关于泰山无字碑,历史上人们有众多猜测,北宋的李昉在《题岱宗无字碑》中说“巨石来从十八盘,离宫复道满千山。不因封禅穷民力,汉祖何缘便入关”,可以说是无字碑为汉代所立的早期资料。而两宋之交的郑樵在《通志》中有“绝顶有秦无字碑”的说法,南宋的林希逸在《登封泰山》中写下了“祖龙空刻石,千载笑冥升”的诗句,认为无字碑为秦始皇所立。

据了解,有人认为无字碑的长短广狭制度与《秦琅琊刻石》相似,由此推断为秦始皇立,明、清两代,也有不少人认为它是秦始皇所立,立碑之意为焚书。清代乾隆皇帝也留诗说:“本意欲焚书,立碑故无字。”但经过核查史实,秦始皇封禅泰山是在焚书坑儒6年前,秦始皇在泰山所立的石碑根据记载也是有字碑。因此又有人认为此石碑原本是有字碑,后经过长期的风雨侵蚀,原有的文字被风化剥落殆尽,以致成了无学碑。但从现存的无字碑看,风化的情况并不严重,而且在宋代就已被称为无字碑,秦代所立的有字泰山碑李斯碑在宋代尚能辨认出一百四十六字,如果无字碑也是秦代所立,那么到宋代不可能剥蚀得一字不存。

《史记·封禅书》记载,元封元年(前110年),汉武帝前往泰山封禅,“东上泰山,泰山之草木叶未生,乃令人上石,立之泰山巅”。《续汉书•祭祀志》中也说:“上东上泰山,乃上石立之泰山巅。”根据文献资料考证,关于无字碑,流传最广也最为被接受的说法,就是汉武帝所立。

清代顾炎武在《山东考古志补录·辨无字碑为汉碑》中也否定了无字碑为秦碑的说法,认为无字碑是汉武帝所立。在顾炎武的论证中,认为《史记》中记载秦始皇刻石,都是先立石后刻石,而如果秦始皇在泰山另立一座不刻文辞的无字碑,《史记》不可能不加记载。同样,如果汉武帝在泰山立石后又刻上文辞,《史记》、《汉书》也不可能不记载。

无字碑

清·周公才

清晨登岱巅,洗眼有云水。

齐鲁望青青,不披封禅史。

一柱扶擎天,非小天下视。

恍然最上乘,原不表文字。

关于汉武帝泰山之巅立无字碑,在民间流传着这样一个故事。汉武帝登基以后采取了许多富国强兵的措施,收服了匈奴,平定了内乱,国泰民安经济繁荣。汉武帝好大喜功,对自己开创的天下一统的西汉王朝十分得意,便大规模地到泰山进行封禅活动。公元前110年,汉武帝来到泰山封禅,见以前的帝王都树碑立传,为自己歌功颂德,他对此不屑一顾,认为自己功德盖世,万民俯首,非―小小石碑所能言表,以碑名功,简直俗而又俗,便别出心裁,取来他山之石,立于绝顶,以示他高上加高、无以言表的功德。

无字碑虽经百世雨露而不生苔鲜,据说每当艳阳普照,石碑便熠耀发光,金光射日,碑中几行篆字,言武帝功德,远视则有,近观则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