滨州走出的一代帝师杜受田

从宋朝开始,“文正”谥号成为臣子的最高谥号。宋朝最著名的是范仲淹和司马光。整个清朝,获得“文正”谥号的共有8个人,分别是汤斌、刘统勋、朱珪、曹振镛、杜受田、曾国藩、李鸿藻、孙家鼐。“生为太傅,死谥文正”是明清两朝人臣追求的最高目标。这个目标,杜受田达到了,这不仅是他个人的荣耀,也是滨州杜氏家族的荣耀,更是滨州的荣耀。杜受田是滨州第一人。


道光皇帝为皇子选师,满朝重臣一致举荐杜受田

杜受田,字锡之,号芝农。乾隆五十二年(1787年)农历九月初三出生于滨州南街杜家大院,嘉庆八年(1803年)以滨州第一名的成绩考中秀才,来年,秀才科试,他又获得第一名的成绩,成为廪膳生员,即领取生活费的秀才。嘉庆十五年(1810年)考中山东乡试第44名举人,来年考取景山官学教习,期满,因为成绩优异,以知县用,但是,杜受田未参加选拔,一直坚持跟随父亲学习。

此后,因为种种原因,如伯父、母亲去世等,杜受田均未参加会试。道光三年(1823年),为母亲守孝期满,杜受田参加会试,位列第一名,成为会元,殿试二甲第一,成为传胪,选庶吉士,入翰林院任编修,再升任国史馆协修、纂修、总纂、提调。1833年,翰林大考,杜受田成绩优秀,升职中允,外放陕甘学政,因为他的儿女亲家史谱任陕西巡抚,任职回避,改任山西学政。

在道光皇帝为皇子选择师傅时,满朝重臣一致举荐杜受田,特别是翰林院的两位掌院公推杜受田。因此,在经过认真考察之后,道光特旨召他还京。道光十六年(1836年)正月,朱谕:“四阿哥著于四月初三日入学读书,杜受田著充四阿哥师傅。钦此。”由此,杜受田任日讲起居注官,正式入值上书房。

为能及时进宫授课,杜受田搬到离皇宫较近的西安门内静默寺中居住,有时三五天才回一次家。道光对杜受田很满意,面谕说:“书房为根本之地,非只诵诗读书肄习文艺,务使皇子深明理道变化气质。所以充此任者,必求端人正士。今以皇子付汝,以后朕悉不与闻。至向来书房习气不可不除,应即如寻常学塾教读之法。俾诸皇子敬爱兼至。庶一日之间,与正人居处多一时,即与宦寺居处少一时。”对杜受田给予了极高的评价。

经过4次升迁,1837年官员考核,杜受田列一等,升右庶子,年底再升至侍讲学士。1838年,再转侍读学士,年中升内阁学士,年底升为工部左侍郎,来年再兼署工部钱法堂事务。道光对杜受田非常满意,特命他专心培育皇子,勿需到内阁批阅奏章。

1841年,调任户部左侍郎,兼管三库事务,执掌清朝的经济命脉。1844年初,升任左都御史,负责监察并继续兼管三库,年底,又升任工部尚书。1849年,再任上书房总师傅,道光皇帝把培养皇子的重任全部交给了他。

道光三十年(1850年)正月,道光皇帝病逝,咸丰即位,升杜受田太子太傅兼吏部尚书,因为吏部事务繁杂,调任刑部尚书、协办大学士,杜受田虽然未入军机处,但是深得咸丰皇帝倚重,以帝师身份最被信任,国家大事、重要人事更迭,咸丰皇帝必征求他的意见。

咸丰元年(1851年),又因为刑部公务繁杂,以协办大学士身份管理礼部事务,仍不免除所兼的管理三库职务,继续执掌大清朝的国库。

大清王朝内外交困,协助咸丰重振帝国雄风

杜受田任户部左侍郎时兼管国库,此后,他一直负责此项工作,直到去世,成为清王朝的财政大管家。初次管理国库时,他就果断查处了库丁盗银案,并以此为契机整顿库务,他查实了两员管库大臣舞弊的事实,立即给予革职查办的处分。

他亲自为银库制订章程,令值班的大臣五日轮班,必须亲自到场监视银两的收发,不论严寒酷暑必须亲自坐在大门旁,不得擅离职守。轮到他值班时,他就自带午饭,身体力行,整日坐在廊檐下当场监视银库出入。他严禁库丁越级与管库官员交谈,一切公务均按照规章进行,各负其责。因此,在他任职期间,银库的管理有条不紊,从未出差错。按照旧的制度,每位管库大臣每月都有饭银50两,在他的建议下,把这一项开支也革除了。

咸丰初年,大清王朝处于内外交困时期。他协助咸丰重振帝国雄风,第一是革除了在鸦片战争中丧权辱国且拉帮结派的权臣穆彰阿等人,重用六阿哥等能臣;第二是广开言路,采纳曾国藩等人的建议,激活社会舆论;第三是重用汉臣和遭到打击的老臣、名臣,如启用和为民族英雄林则徐平反,重用曾国藩、向荣、周天爵等。一时,咸丰初年的社会风气为之大变。
关于杜受田对咸丰朝开风气先河的作用,《清史稿》说:“文宗初政,杜受田以师傅最被信任,赞画独多。”为得到最真实的社会情况,杜受田亲自到山东、江苏一带办理赈灾事务时,名为赈灾,实际是钦差查访,他冒着酷暑,在一片汪洋之中,乘坐小舟,深入村庄,看到百姓生活艰难,上书皇帝说:“灾广民众,赈恤不可缓,尤在得人。”他举荐贤臣,责成专任,并果断截留了由江南供应京城的漕米60万石分发给了灾民。

    托病体赈灾逝于任上,咸丰实际上按国丧规格举行葬礼

1852年,因为黄河决口长期未堵复,江北、山东一带受灾严重,杜受田奉命与福州将军怡良实施赈务。从咸丰六岁起,杜受田就与他朝夕相处,十多年间未曾离开过,他们名为君臣,情同父子,当杜受田辞别咸丰时,他们两人都难舍难分,抱头痛哭。

杜受田冒着酷暑进行赈灾,旱路不通就走水路,在途中染病,而他从不言自己的病情,亲自与下属核定赈济章程,农历七月初八日下午还与下属商讨对策,给咸丰汇报情况,第二天上午还召见地方官员,下午就病逝于江苏淮安清江浦,可谓是鞠躬尽瘁,死而后已。

杜受田去世的消息传到京城,咸丰皇帝十分震惊,当即痛哭失声,饱含感情地在杜受田的遗疏上朱批说:“忆昔在书斋,日承清诲,铭切五中。自前岁春凛承大宝,方冀赞襄帷幄,谠论常闻。讵料永无晤对之期,十七年情怀付与逝水。呜呼!卿之不幸,实朕之不幸也!”

咸丰不仅令停朝一日,而且命将棺木运抵北京,亲临祭奠,抚棺痛哭,赠太师大学士,谥号文正,在整个清朝大臣中达到无以复加的地步。清朝,官员在外地去世,皇帝特命运回京城治丧,再折运回故乡的,杜受田是第一人。

杜受田的灵柩在北京停放期间,不仅咸丰皇帝亲临祭奠,咸丰的六弟恭亲王也带领大内侍卫亲临祭奠。咸丰的五弟不仅亲临祭奠,悲痛异常,还撰写挽联曰:“悲切九重宠锡殊恩联四代,缘悭一别常留遗范在三天。”当杜受田的灵柩由北京运送回故乡滨州时,咸丰特派恭亲王送行,派大臣亲自护送回滨州安葬,实际上,清政府是按照国丧的规格为杜受田举行的葬礼。

杜受田门生故吏遍天下。他的父亲一生主要官职是担任学政,任务就是考试和录取秀才、举人、进士;第二官职是担任侍郎,特别是担任吏部侍郎,主要职责就是选择、提拔官员。他的两个儿子也是屡屡担任考官,负责选拔官员。杜受田1828年任顺天乡试同考官,1832年,任云南乡试副考官,1840年任朝考阅卷官,1841年、1847年任会试副总裁,1844年、1851年任顺天乡试正考官。

杜受田姻亲关系遍天下。杜受田的父亲有亲兄弟8人,叔兄弟9人,都是科举出身,配偶都是名门。杜受田虽然是独子,他的两个儿子出类拔萃,他的叔兄弟有12人,他的叔侄有10个。他的叔兄弟、叔侄中又有两名进士。清朝末年,山东巡抚是杜家的女婿,武定府知府是杜家的学生,任职回避都回避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