浅绦山水留清寂竹雕笔筒忆二乔

二乔并读图竹雕笔筒(明代)  

鉴定:大河鉴宝玉器及杂项鉴定专家张保龙

点评:藏友梅先生带来的这只竹雕笔筒高15厘米,口径13厘米。通身包浆厚重古雅,竹色紫润凝重。笔筒以老嫩适中、致密坚实的楠竹为材,运用深刻兼高浮雕技法精心雕制而成。笔筒周身做通景雕刻,主题画面为二乔并读图。二乔右方,是假山岩穴之下一位家童扇炉烹茶的场面;左方则为湖石兀立、芭蕉掩映、茶台罗列茗壶杯盏的场景。三个画面既主次分明,安排有序,又互相呼应,相辅相成,有机地构成一幅浑然一体、恬静清雅的二乔并读通景图。

二乔,乃东汉末年乔公的两个女儿,庐江郡皖县(今安徽潜山)人。其姓氏本作“桥”,因芳名失载,只好以“大乔”、“小乔”来区别。二乔天生丽质,明艳照人,为绝代佳丽。

陈寿《三国志·吴书·周瑜传》记载:“从攻皖,拔之。时得桥公两女,皆国色也。策自纳大乔,瑜纳小乔。”明代高启《过二乔宅》云:“大乔聘婷小乔媚,秋水并蒂开芙蓉。二乔虽嫁犹知节,日共诗书自怡悦。”这对姐妹花同时嫁给两个天下英杰,郎才女貌,结成伉俪,两情相悦,恩爱缠绵,堪称美满姻缘。可惜孙策和周瑜均年寿不永,二乔美人命薄、余生悲凉,这便有了二乔并读,聊以解忧的传说。唐朝诗人杜牧曾在长江边上拾得一把铁锈斑斑的长戟,洗净之后发现为三国时期遗物,不由感慨赤壁之战,关系天下大势,最初只因两位绝代佳人而起,最终导致天下三分鼎足而立,不由随口吟咏出七言绝句一首:“折戟沉沙铁未销,自将磨洗认前朝。东风不与周郎便,铜雀春深锁二乔。”二乔并读的故事便自然地成为古代艺术作品所经常表现的传统题材。这只笔筒即属这方面的代表作品。

这只笔筒的主题画面,以深刻兼高浮雕技法,生动地再现了二乔姐妹捧书共读的静雅场景。在庭院清幽的背景之中,在假山蕉叶的掩映之下,姐姐大乔端坐圆杌之上,背倚栏杆,手捧一本线装书专注阅读。所读究竟为何书,则不得而知。妹妹小乔则手持如意,偎坐旁边,一边探视书卷内容,一边似在窃窃私语。其情其景,让人动容。姐妹两人均头绾精巧的发髻,瓜子脸形,凤眼樱唇,细眉入鬓,长裙曳地,体姿曼妙,楚楚动人。

该笔筒整体构图严谨,画面烘托出恬静清雅的书香气息。由于画面截取的只是典型的局部场景,因而产生出画外有画、景外有景的艺术效果。人物刻画细腻,形象圆润饱满,生动传神。运刀娴熟准确、刀工爽快利落,切面平整光滑、干净无茬。画面层次丰富、立体感强。具有鲜明的嘉定派竹刻之艺术风格,当属明代晚期嘉定派竹刻高手的艺术杰作。历经数百年岁月,尚能有幸留存至今,殊为不易,弥足珍贵。

市场参考:竹,“未出土时便有节,及凌云处尚虚心”,“依依君子德,无处不相宜”,是中华民族优秀品格和高尚情操的象征。因此画意高远、精致古雅的古代竹刻笔筒,虽为文房小器,却一向深得文人雅士的青睐,一直为文玩收藏家所钟爱。明清时期是竹雕的巅峰期,其竹雕笔筒尤为珍贵,其市场价位也明显高于其他时期的同类作品。因此,这只明代二乔并读图竹雕笔筒,具有较高的收藏价值与升值潜力。其市场参考价15万元左右。